少年Jack的奇幻漂流:币圈小韭菜的孤独与梦想

 OKEX   2021-08-26 14:56   191 人阅读  0 条评论
人生,果然还是需要梦想的。开家与数字货币业务有关的公司,或许从建立那个QQ群开始,就已经埋下了种子,无论这条路是充满荆棘,还是阳光明媚。

没几个人知道,Jack也在炒币。

这是Jack自己说的,因为他并没有主动告诉身边亲近的人,怕他们接受不了,反倒又惹来一阵阵的唠叨——就像爸妈当初催着他回老家工作一样。在线下作为币民的Jack,无疑是孤独的。

但在线上,Jack运营着一个超过1000人的区块链社群——数字密码社DSC,在8个微信群和1个QQ群中,扮演着群主的角色。显然,这一个Jack更加意气风发;而他想要的,远不止这些。

01

币圈一日,人间X年”的故事,似乎已经快被说腻了。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又能比谁更惨呢?

相比好些人哭诉炒币惨状的样子,Jack发自真心的、充满希望的样子,确实有些耀眼。

当然,Jack炒币确实赚了些钱——今年年初,通过交易EOS,Jack小赚了一笔;至于具体数额,Jack没有细说,只是说离财务自由还差得远。

不过,Jack也正在被“套牢”——同样是今年年初,Jack先后两次重仓了一款T字打头的token,如今其币价的跌幅已经将近95%,Jack的损失已经超过一半。

但Jack并不那么着急,一方面,Jack投资T字token的金额在十几万左右,如今的损失他还能承担得起;

另一方面,在它看来,虽然token在跌,但这家公司的技术团队具有一定的专业实力,未来业务规划的路线图也较为清晰,即便目前币价下跌严重,但仍然还有翻盘的机会。

实际上,Jack有着一套自己的投资逻辑,但这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且也要看运气。

所以Jack举了一个例子,如今乐视的处境甚不明朗,贾跃亭的归国之日仍遥遥无期,但Jack还是在近期购入了乐视网的股票,他说,他还是相信贾跃亭的。

没错,在炒币的同时,Jack还是一个股民。在其看来,炒股和炒币的逻辑是相通的,最初炒币的不少人,都是从惨淡的股市跳到了热闹的币圈。

但他没有选择All in数字货币,而是选择在两个阵地坚守。这也是之前炒股的经历告诉他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Jack自称是个“老股民”。1992年出生的Jack,炒股的时间不过才2年多。

但据Jack介绍,自从其于2016年2月29日开设证券账户后,他平均每天花在看盘上的时间超过5个小时,只要有时间就盯着大盘,这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现在炒币也是,手机上八、九个交易所的App经常同时开在后台来回看。

除此之外,从2016年8月开始,Jack还在北京做过一段时间的证券咨询师。正是在这段时间与股票的“亲密接触”中,他吸收了更多关于股票的知识,也有了自己的第一批“战友”。

先开始是客户及其熟人,后来是看到他写的分析文章的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他的QQ号,与他沟通有关炒股的一些问题。

再加上从2014年、2015年开始系统的了解数字货币,并且混迹在不同的币圈社群;凭借在社区的积极发言,Jack又收获了一批好友。

由此,Jack在2017年9月份建立了一个200人的QQ群,后来在QQ和微信上成立了小规模的区块链交流社区。

而Jack当时或许并未意识到,这些社区会对他的未来造成多么巨大的影响。如今,Jack把自己的社群当成他的“故乡”,就是那种在外面受到任何委屈,都能回去寻找到温暖的地方。

02

股民之所以成为股民,币民之所以成为币民,其中原因多少都与赚钱有关。

对于Jack来说,赚钱是从小就有的目标。出身一个小地方的他,见证家人生意失败,那种赚钱的冲动和渴望,或许早就流淌在了他的血液之中。

读了个二本院校的心理学,每学期考试都是倒数的大学时光里,Jack最宝贵的经历,就是看了无数的“闲书”。

历史地理、人文艺术、政治经济等多个领域的知识,让他的思路更加活泛起来。这是Jack自己说的,如果没有这些,现在的“运筹帷幄”还真不一定能成。

但即便在这个时候,Jack也没忘记赚钱的目标,只不过,爱读书的好习惯助了他一臂之力。

据Jack回忆,2012年的某天晚上,他在《新闻联播》中第一次听到“比特币”这个词,这或许就是他与数字货币缘分的开始。

从2014年开始,他查阅了许多关于区块链及数字货币的相关资料,再配合金融经济方面的读书积累,Jack越来越了解到这种新型货币的迷人之处。

尤其是在看到中本聪关于比特币的那篇论文的时候,Jack形容自己的脑海里“duang”的一下,瞬间就变得光亮了。

其中最最令他激动的是POW机制,这也是比特币之所以能够成为“币王”的关键所在,而这种因技术而形成的共识让Jack看到了无限的希望。

但同时,他也说比特币的经典区块链模型,或许有些过于乌托邦了,比特币最终可能是那“最美好的幻想和实验”。

Jack是一个谨慎的人,或者说内心有些封闭、对自己充满保护欲的人。在看完论文之后,Jack和室友在卧谈会的时候多次讨论过比特币。

室友都觉得这东西成不了,相信的人根本就是傻子,但是Jack始终相信着自己的判断。

不过,从那开始,Jack在18年以前,几乎没有同身边的人讨论过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除非这个人同样相信着。

可Jack也是个刚强的人,虽然他没有这么说。在几乎牛市最高点的2015年,Jack拿将近1万元的本金买了几只股票型基金,很快亏得只剩3000多块钱。

Jack不甘心,每天花大量的时间看盘、研究,最终在2016年2月29日央行宣布降准降息那一天开通了证券账户,后来也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股市上挣了一些小钱。

还有一个例子。微信社群开始搭建的时候,Jack就想着发掘和培养新的群主及管理员。

当时,Jack同一个社群成员沟通后,将一个群的群主转交给他,可没想到,这个人刚当上群主,就把Jack踢出该群。

Jack吃了一口闷气,于是便找到仍在群里的一个老熟人,想方设法找回了群主的位置。

这部分像宫斗一样的情节,Jack用两句话就带过了。或许Jack并不想再提及这段经历,但正是这种谨慎又刚强的性格,才让他在赚钱的路上想得更多、也待得更久。

可Jack又是矛盾的。他想要赚钱,却又对于失败的经历感到痛苦。据Jack介绍,他的每一笔投资交易的数额都不会很大,最多维持在十几万左右。

对此,Jack说道,一方面自己还没有那么多钱,另一方面他也不想玩得太大。

也许,赚钱的过程,比赚钱的结果,更让Jack感到兴奋。 

03

可Jack还是“上瘾”了。

股市的低迷,让他开始进入币圈;在币圈的小有成就,让他的野心更上层楼。现在,Jack想要成立一家公司,主要围绕数字货币来展开业务。

是的,有些东西或许早已是命中注定。

关于开公司的事情,Jack只对父亲说过一句。Jack说,父亲不懂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他已经年龄比较大了,这些东西并不是他考虑的,他想的就是安安稳稳。

所以当他跟父亲说,要开家与数字货币业务有关的公司时,父亲只是说,不要“玩的”太过了就好。

但人生,果然还是需要梦想的。

开家公司,或许从建立那个QQ群开始,就已经埋下了种子,无论这条路是充满荆棘,还是阳光明媚。

Jack是十分强调社区共识的,他认为正是社区共识的建立,才使得token和技术本身有了最初的价值。

所以在运营社群的过程中,Jack一直在尝试搭建理想中的社区自治框架,虽然这个过程中仍有些磕绊,但他从未怀疑过这个方向。

但是,Jack目前搭建的社群都是非盈利性质的。而Jack需要给其他群主和管理员发放工资,同时他也不想将他当成“故乡”的群变得过度商业化。于是,他萌生了开公司帮别人运营社群的想法。

据Jack介绍,其公司的合伙人主要是自己以前的同事和大学同学,被自己花大力气“忽悠”过来;新公司已经在雄安申请注册和批准,目前正在走后续的工商流程。

按照Jack的设想,公司的业务主要包括以下几个部分:1、为区块链企业提供社区代运营的服务;2、承接区块链企业开展会议活动的需求;3、承接区块链企业视觉设计及文案包装的需求。

这在区块链行业中只能算周边的一些产品和服务,甚至连区块链行业都算不上,但是Jack觉得这是在挣实实在在的钱,同时可以规避风险、做实体经济,也是非技术出身的他目前能做到的。

当然Jack的目标不止这些。新公司的成立不过是从外围切入币圈的路径之一,Jack认为自己有必要在炒币者的身份之外,接触到更多主导或者操控圈内生态的“实权者”,新公司则是他积累资源、并得以生存下来的第一步。

未来,Jack希望可以自己构建起一个成熟的币圈“自组织”——有着严密的层级设置和主题职责,并通过自治反映集体意志。

虽然担忧中本聪描绘的图景过于理想,但Jack最终还是在社会意义上走上了验证这个理想的道路。

所以,Jack对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信心来得并不奇怪。除了自己赚到更多的钱,通过新公司的运作,Jack或许将要借此走向一个可能的人生巅峰。这难道不是一个让人激动的期待吗?

来源:韭菜之家中文社区

本文地址:https://www.xf112.com/post/87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OKE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