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区块链和上海,你会想到什么?

 OKEX   2021-08-26 14:36   217 人阅读  0 条评论
当我们谈及上海时想到的是什么?是十里洋场的繁华还是魔都的风姿绰约。行内一直有个概念,北京在炒币,深圳在挖矿,上海在开会。

当我们谈及上海时想到的是什么?是十里洋场的繁华还是魔都的风姿绰约。

行内一直有个概念,北京在炒币,深圳在挖矿,上海在开会。这样的共识通俗形象的概括了这三个城市的特点。国内的交易所汇聚北京,而深圳依靠其传统制造业的优势充分整合资源成为了矿机的天堂。至于上海,这座金融之城,基于其国际化大都市的特点,开创包容的精神,吸引了众多国内外人才在这里畅所欲言,思想的碰撞促使了技术的升级。

因此上海的入场虽然晚了些,但这丝毫不影响它对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深远影响。

时间回到2013年,比特币飙升直8000元人民币,从一文不值的骇客技术通用凭证,到望而生却的高位,谁也不曾想到,时代的序幕就此拉开。

适时的上海,比特币还只是极少数爱好者的心头草。他们相信比特币的价值,但对于比特币技术的应用还存在争议。因此不难看到在武康路、安福路的街角咖啡店,三三两两的人手捧咖啡,浅啜慢饮,围绕着比特币畅所己见,午后的阳光透过路旁棕榈树的枝叶挥洒,怀揣着希望的人们正展露微笑。显然如此的小资情调也只有在上海才可以见到了。

不过平静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太久,转眼14年7月,Vitalik Buterin创立的以太坊开始首次众筹。今天来看以太坊,自然不愧其比特币2.0的称号。但在当时,比特神教还是主流。所谓比特神教,即是一种信仰,“认为比特币是宇宙中心、绝对真理;山寨币必死,2.0必死。”现在看来可能颇为可笑。但以当时眼光来看,这样的观点并没有脱离现实。

他们的狂热是切切实实对比特币的投资,并且从当时的市场来看,其他的加密数字货币都不具备和比特币竞争的能力。那是山寨币横行的年代,因此把以太坊看作骗子的把戏非常普遍。

总之以太坊在上海的初登陆并不愉快。质疑诽谤从始到终。最严重时,谈以太坊在国内几乎人人喊打。巴比特网站上,甚至一度阻拦发布讨论2.0的文章,部分活跃的2.0布道者的专栏账号也无法登陆。

2015年10月17日。名叫Vitalik Buterin的21岁少年初临上海。有时不得不承认,这世间有芸芸众生,也有难能比肩的天才。

早在童年,他就展露了其出众的数学、程序设计天赋。2013年19岁的布特林进入加拿大滑铁卢大学。该校以学习和实习并重的教育而闻名,在加拿大排名第三,并且是北美最优秀的学校之一,其数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科教学水平都居世界前列。

但是,布特林在进入滑铁卢大学8个月后便休学,专心于区块链,并且发布《以太坊白皮书》初版,开始募集开发者。当别人正在上大学时,他却萌发了用区块链,颠覆真实的经济体系的野心。

据悉,以太坊众筹募共得3.1万枚比特币(当时约合1840万美元)。

当天下午,一场关于区块链的非正式活动在红象餐厅举行,见者有份,免费报名。最后来了50多人,旨在讨论话题围绕区块链底层技术,人员以当时参加首届区块链全球峰会的国外开发者为主。而这些听众参会的另一目的自然是为了观摩这位声明鹊起的俄罗斯少年。

天才少年不负众望,深入浅出的阐述了其信念——以太坊:一个下一代加密货币去中心化应用平台。

至此,上海区块链的氛围完全被调动起来了。以沉稳、专注,专业的态度来探索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发展应用成为大多从业者的slogen。

很难说是上海这片土壤天生就适合区块链,还是长久以来潜移默化形成的共识与氛围促使其成为了沃土。

9月6日,在2018中国(上海)区块链技术创新峰会上,杨浦区印发了《促进区块链发展的若干政策规定(试行)》。该规定对区块链行业的发展给出了12条政策性支持,包括开办费补贴、办公用房补贴、联盟支持、融资支持等,该政策将于2018年12月1日起施行,有效期为3年。此外,还宣布了一个区域性的“区块链大厦”,拟落地于上海市杨浦区湾谷科技园,建筑面积达19000平方米。

对比全国,这样的政策扶持也是极为少见的。

邻近的杭州摩肩擦踵,动作频频,但区块链作为一个高度国际化的行业,上海有着明显的优势。无论是区块链与金融领域的天然亲近还是国际大都市的统治地位。上海始终都是整个区块链布局的核心。

只不过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转眼五年的时光流去,让人不免有些物是人非的感伤。但那些发生的,我们终将铭记。

来源:耳朵财经

本文地址:https://www.xf112.com/post/87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OKE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