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资本:风投公司对区块链把控,远比我们想象的理智

 OKEX   2021-08-23 11:47   212 人阅读  0 条评论
在经历了区块链行业不断大起大落的过山车式发展轨迹下,就算是以冒险精神著称的“风投”,也会在落下筹码之前犹豫一下。

2017年的ICO热潮不再,加密货币初创公司却仍然吸引着风险投资基金的注意。根据此前PitchBook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风险投资对该行业的兴趣仍在不断增加:2018年上半年,区块链行业的创业公司已经获得超过4亿美元的风险投资。

根据PitchBook数据,在过去两年中,有179位美国投资者参与了至少一项VC加密交易。其中,Bitwise就其加密货币指数基金从Khosla Ventures,General Catalyst和其他公司筹集了400万美元。 BitGo帮助企业将加密货币整合到他们的金融系统中,B轮获得了由Valor Equity Partners领投的4250万美元。比特币支付提供商BitPay获得了由Aquiline Technology Growth领投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

在过去两年中,这个领域最活跃的美国投资者大多是致力于支持加密创业公司的公司,还有一些传统的风险投资者,他们已经开始尝试进入比特币/区块链领域。

红杉资本(红杉 Capital)作为一家美国专注于科技行业的风投公司,它注资过的公司现在控制着1.4万亿美元的股票市值。自1972年以来,其投资蓝本里的成功企业就超过250家公司,包括Apple,Google,Oracle,PayPal,Stripe,YouTube,Instagram,Yahoo!和WhatsApp。 而这一次的区块链大潮,红杉自然也不会放过。

烯财经独家采访到了红衫资本的合伙人Michael Dixon,和他聊了聊风险资本市场对区块链的看法。

区块链是具有高潜力的新技术,风险投资行业却还是畏首畏尾

尽管数据显示风投行业对区块链的关注度很高,但Michael Dixon认为现在的风投公司对区块链还是有种“未知的恐惧”存在。Michael非常能理解这种谨慎的态度,毕竟投资区块链初创公司的方式是对先进的新一代投资,在经历了区块链行业不断大起大落的过山车式发展轨迹下,就算是以冒险精神著称的“风投”,也会在落下筹码之前犹豫一下。

风投公司仅持有极小比例的比特币投资

尽管存在危险,以及对“比特币泡沫”的恐惧,红杉仍在对区块链摩拳擦掌。这家传奇的风险投资公司在甲骨文和谷歌等公司的早期赌注中赢得了极高的声誉,而现在,他们已经在两个区块链公司(Orchid Labs和Filecoin)以及两个加密货币对冲基金(MetaStable和Polychain Capital)中投入了数千万美元。

当我问到加密货币会如何取代先行风险投资的下注策略时,他认为如今这一代人非常容易受新事物鼓舞,风投公司应以此为切入点“迅速切换目标市场”。

Orchid Labs区块链初创公司

据Michael介绍,红杉资本最大的一笔投资发生在去年10月份,也就是为Orchid Labs - 一个旨在缩减网络监控和审查的开源区块链公司 - 的种子轮领投价值470万美元。

Orchid Labs创建了属于个人的区块链,称为Orchid协议,最明显的是它构建了一个分散的网络覆盖架构,并称对全国范围的防火墙和不同类型的审查具有极高的保护效果。

Michael认为Orchid的功能让他感到震惊,因为现如今每个人的隐私似乎都不是自我可控的,而人们对此的焦虑感也越来越重,Orchid的功能给了未来社会的人一丝保有“自留地”的希望。

“现在有很多关于比特币以外的有趣或有用的应用在不断被开发和探索,”Michael说。 “Orchid被我们视为一个杀手级的应用程序,我们可以看到它们具有广泛的吸引力。它还有一个我们认为对当今社会非常及时的重要使命。”

据Michael介绍,Orchid开发的区块链产品还为风投公司提供了一种新型的投资机制。区块链,一种虚拟分类账,也是比特币和以太网等标准加密货币背后的底层技术,使用区块链来构建核心产品的公司也可以使用区块链来创建自己的“流通币”,作为一种价值反馈机制。

红杉资金就曾运用过SAFT(未来令牌简单协议)类型投资机制 - 投资者对公司进行投资,以换取公司在特定事件下未来代币分配的权利,旨在通过为市场创建一个简单统一的标准来简化令牌销售流程,优化令牌公司和投资者可以完成的确定性,速度和成本资本筹集。

“所以是不是意味着以后风投都将普遍采用SAFT协议,从而转化成以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为标准的‘新代币风投’?很多业内人士都没法给出一个准确意见,但我却认为在共识机制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这将成为常态。”

区块链项目必须围绕融资设定更高的门槛

Michael Dixon表示,SAFT是目前红杉用以投资Orchid Labs和Filecoin的主要形式。SAFT是区块链投资标准配置,因为它们允许交易者向以“集团”为单位的组织提供资金,而不是将钱投向一家集中式的企业。

SAFT特别有助于投资类似于Orchid协议一样的在未来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开放式供应企业区块链项目。Michael将Orchid协议与比特币协议进行了比较,后者曾经通过社区成员推动发展,但由于没有一个外部的行业标准,因此无规律的发展。

但Michael Dixon同时也意识到,大多数资本公司,包括红杉资本公司在内,都还是习惯于以前的“公平机制”,即交易者定期收购一个组织的个人股票,同时指导创始人并协助公司实现其业务发展。

传统风投的投资流程会非常激进

Michael表示,SAFTs提供了一种新思路,那就是在这其中的交易商将承诺选择不具有任何价值的代币,这就意味着交易商的“中立”性质被放大,而投资者的盈亏将直接与项目本身的优劣挂钩,而不是经由中间商包装来引导价值走向。“或者已经有资本家正在为此开始进行尝试了。”Michael Dixon希望在不久的未来能够看到在风投资本全面能够进入这种新的投资方式。

“股票和代币之间的一个重要区别是对股权的保护更多。投资SAFT是一个新的领域,这个生态系统也正在实时学习如何更好地构建这些体系来满足不同的投资需求。我们真的很有兴趣看到更多这些风险投资机制进入区块链领域。你不应该完全复制传统股权方面的东西,但你也不必从头开始重新发明新的机制。”

区块链,不仅仅是炒作

当被问到是什么让红杉真正放心地投资区块链时,Michael Dixon表示他们现在在该领域花了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将区块链技术的炒作成分剥离,并为区块链将来如何为人类社会做出改变拟出了一张路线图,“这才让我们下决心投资区块链”。

“乍一看,这项技术非常有趣,我认为这吸引了很多人。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新技术,”Michael说。 “然后当你回过头来看过去一两年发生的一些事情时,发现很多都像泡沫一样。我认为这会让很多人失望。“

区块链正在各行各业萌芽发展

“一旦你在该领域浸泡了足够长的时间,就会有很多资源让你走向最前沿,而那些有技术背景的强大团队正在利用区块链技术研究解决现实世界始终的各种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投资空间。当然,这其中不乏有投机人士利用新技术搞噱头赚眼球,然后大把大把捞钱跑路,这都是意料之中的。所以只有当你认真静下心来研究项目时,你才有底气去决定要不要把自己的钱压在上面。‘炒作’不是区块链的本质,‘改变’才是。”

区块链行业正在从Google和Apple吸引技术人才

Michael表示,他发现目前市场上,尤其是硅谷西雅图,区块链的魅力都在代码工程师群体里不断扩张,很多软件工程师都自愿,甚至奋不顾身的离开那些所谓的科技巨头,撇掉高薪优质待遇,一头扎进区块链的开发大军里,“这在电商刚起步的时候也都没出现这种业内人士一拥而上的情况”。

选择数币对冲基金,因为我们更相信价值

据媒体报道,今年一季度包括红杉资本和Andreessen Horowitz等在内的几家大型风投公司投资了一家名为MetaStable的数字货币对冲基金公司。媒体对这一事件的普遍关注点是,这是红杉资本45年历史中对区块链相关公司的第四次投资。

Michael Dixon将MetaStable与此前红衫投资的另一家区块链公司 Polychain Capital进行了对比。他表示,与MetaStable相比,Polychain更热衷于与媒体建立关系,其战略也有所不同:Polychain专注于通过ICO投资其他区块链公司,而 MetaStable则直接投资于它认为可能具有发展前景的数字货币。

在瞬息万变的加密货币市场上,风险对冲将更加重要

“可以看到,数字货币的兴起也将传统金融机制 - 比如对冲基金 - 吸引了过来,并且在重新组合拼装后,孕育出了全新的投资理念。这是传统风投行业几十年来无法想象的事情,如今却在短短几年里实现了。”

现在,MetaStable拥有大约十几种不同的加密货币,包括比特币(该基金的联合创始人之一,Lucas Ryan,最初于2011年免费获得),以太坊和Monero(其基金持有近1%,或约6美元)根据“财富”杂志所见的一个音调牌组,价值百万美元的所有优秀硬币。

再往细了说,MetaStable是采用了一种价值投资方式,当然,也可以说是一种类似巴菲特的投资概念。这里Michael举了个例子来说明这种投资方式的运作理念:去年夏天,当主要的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被黑客攻击时,比特币的价格迅速暴跌20%以上,跌至低于550美元,而MetaStable就借此机会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将比特币的头寸翻倍,直到比特币的价格涨至超过买入价四倍,从而获利。

Michael表示,MetaStable的做法就是不去试图将市场短期趋势作为投资指标,而是密切关注各种数字货币的实际使用情况,并对最“可靠的投资对象”进行至少十年的下注。“这些主要用例中有5到10个可能是数万亿美元的区块链项目,这些都是被长期关注的。现在的数字货币市场,或者说区块链产业是处于超级早期阶段,只有真正了解到一个项目在未来的运用前景,才能将其标注为一个潜力股。”而到目前为止,MetaStable在鉴别劣质区块链项目方面也表现出了突出的能力:去年拒绝了DAO的代币产品,并正确预测了它会被黑客入侵。

但是Michael提醒说,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基金的对冲基金标准可能相对较小,这使得其对外公布超额回报数据变得更加容易。尽管如此,在加密货币对冲基金这个全新行业中,MetaStable还是具有领头羊的地位。福布斯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将其资产列为4500万美元(虽然这是在几个月前加密货币价格飙升时的估值)。据媒体爆料,仅今年5月份,MetaStable的投资组合价值就增加了一倍以上。6月23日,在比特币和以太坊价格暴跌之后,该对冲基金在监管文件中报告了6900万美元的总资产。

Michael Dixon暂时不愿透露MetaStable的资产估算中有多少是属于风险投资资金。但从市场的反应上可以看出,丰富的资本入场也吸引了大量其他加密货币对冲基金跃跃欲试。据报道,已经有至少15个这样的基金已经启动并运行,更有多达25个正在筹备中。Michael Dixon还提醒,投资者应该注意数字货币对冲基金会与传统对冲基金一样存在类似的限制和高额费用,以MetaStable为例,其要求最低投资额为100万美元,费用结构则为“2/20”,即2%管理费和20%盈利分红。

起诉币安:为了阻止其进一步违反协议

最后,烯财经还就四月份发生的一件事向Michael询问了情况。根据彭博报道,红杉因为币安涉嫌在合作谈判中违反“排他性协议”而将后者告到法庭。

对此,Michael阐述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去年12月比特币飙升时,币安因估值低的理由使得当时和红杉的注资谈判破裂。然而,后来媒体报道称币安在同一时期还与其他潜在投资者(如IDG Capital)进行了谈判,这使得红杉认为币安违反了其声称的排他性协议,也就有了对簿公堂的事。

“虽然双方有意想在仲裁中解决此事,但我们担心币安还会进一步与其他潜在投资者洽谈,所以选择了向法院提起诉讼。”

来源:烯财经  作者:杨堃

本文地址:https://www.xf112.com/post/76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OKE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