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首发 没有灵魂的拼盘 波场却用180天完成“主流币”蜕变

 OKEX   2021-08-19 14:37   232 人阅读  0 条评论
作为一个拼盘式的项目,波场并没有将重心放在创新上,这可能就是V神所说的“灵魂”。争议也构成了孙宇晨成功的一部分。“我不愿意成为有悲情色彩的英雄,更愿意哪怕背负骂名把事情做成。”

猎云财经(id:lieyuncj)6月7日报道  文/李凤桃

6月3日,人称V神的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来到北京,分享了以太坊最新的分片技术。他可能不知道,就在前一天,一家来自中国的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代币TRX)的创始人孙宇晨还在提起他。 

在接受采访时,孙宇晨向媒体展示了他和V神的合影,笑称“波场是以太坊孵化出来的最好项目,而他们毕业时,V神可能会舍不得”。 

而实际上,上月V神还在用“Ctrl+C和Ctrl+V”暗讽波场抄袭,并在采访中回应,波场是一家“没有灵魂”的公司。 

波场创办不到一年的时间,孙宇晨如同一个惹是生非却又不能被人轻视的神奇小子。一方面迅速创建波场,成功完成募资,覆盖众多交易所,并将波场带入全球数字货币市场前十的队列;另一方面,他个人饱受争议,背后不断挟裹着抄袭白皮书、抛售波场币、蹭大V热点等非议。

夹杂着个人的营销炒作,空气币的传言,是什么让孙宇晨和波场成为数字货币圈最难以看清的神话?

什么让波场跻身“主流圈”?

那是2017年8月一次无与伦比的直播。

孙宇晨自娱这是“币圈第一直播”,因为有超过120万人同时在线,而当时“宝二爷”郭宏才直播的同时在线人数是10万-20万。 

“我们多牛逼!”他在直播中从不吝惜对自己的赞美,如同过往称赞波场的愿景、团队成员、投资增值一样的自信满满。

手机镜头下,他穿着白色的波场文化衫,在镜头美颜下是一个浓眉大眼的英俊小生。此前在一直播和国外Twitter、Facebook上多次直播,讲话自然坦诚,跟工作人员聊天,说直播设备的毛病,让工作人员拿手机支架,没有一丝造作。他和他的团队像90后那样相处,大家没有叫他孙总,而是叫“宇晨”。 

此前他在湖畔大学拿手机直播,食堂同桌看到镜头纷纷离开,他一脸莫名地说,“90后不会直播叫什么90后?”

这次直播是讲他回归币圈,并且介绍波场的项目。 

2007年,孙宇晨考入北京大学,2011年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据说毕业季要考法学博士,后因为币圈事业太过紧急,2013年他结束学业进入到瑞波Ripple(代币XRP),一家老牌的数字货币公司,如今是仅次于比特币、以太坊的第三大数字货币。

当时,Ripple公司每月给他100万瑞波币的工资,但每枚瑞波币只相当于人民币1分钱。

从2012年开始,孙宇晨开始买一些比特币。他说那时候是柜台购买,需要填一个表,三天后才放币。他的漫谈看起来坦荡又真诚,加上北大宾大高材生、福布斯30岁以下30名创业者之一、达沃斯全球杰出青年的光环,他在网络世界备受欢迎。 

当然,每一次直播带有明确的目的,中途会插上“陪你”(孙宇晨同步运作的社交App)或波场微信公号或社区的二维码。在一次直播中,孙宇晨笑称这次直播四个社群完成组建任务,而波场计划打造上百个社群,依托这些百万在线的直播导流并不困难。 

招募团队也是在波场直播中最频繁的诉求,如同向波场币投资者推销时那样。他告诉粉丝,来波场肯定是赚的。他说会效仿当时Ripple给他开工资的方式,如今看当时每月100万瑞波币的月薪已经价值300万人民币。他还在喜马拉雅开了一档《财富自由之路》的节目,拥有众多追随者。 

在一直播上,截至今年6月,孙宇晨已经拥有超过千万的粉丝,每次直播的同时在线人数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构成了后来100多万波场持币人最坚实的基础。

如今,孙宇晨在Twitter上拥有40多万粉丝,Facebook上近30万粉丝,每条推送的留言通常都能达到数百条。孙宇晨非常擅长总结自己和波场的优势,多次提到波场是在社交领域最具热度的数字货币。 

2018年1月5日是全球数字货币价格的高峰,波场流通市值达到130亿美元,总市值达到250亿美元。而古典互联网领域的三大巨头,市值达到100亿美元,腾讯耗时9年,阿里耗时10年,百度耗时9年。而波场从2017年7月创立到市值超百亿美元仅仅用了半年。 

如今,波场以每分钟发出一份offer的速度扩充团队,技术人员已经超过一百人,其中CTO陈志强曾在腾讯、阿里做大数据,还有区块链开发负责人赵宏、负责P2P模块开发的张思聪都是来自于阿里。他们被孙宇晨称为来自阿里建制团队的正规军。对于活跃的社区运营,擅长做社群运营的专家张晨成为了他的COO。 

从今年1月宣布开源代码以来,波场进入了快节奏的更新迭代。用孙宇晨的话说,他和他的团队在用“7×24”的节奏在工作,他说波场已经成为发展速度最快、扩张最为迅猛的数字货币。

从最初抄袭白皮书的空气币到如今,波场已变身“主流数字货币”。

为什么V神说波场没有灵魂?

相对于以太坊和智能合约的缔造者V神,孙宇晨虽然在国内外拥有百万用户的号召力,但在整个全球区块链圈层,他仍只是小牛。

2018年4月,他主动挑衅以太坊,和V神隔空互怼,这被媒体圈认为是蹭大V的热点,赚取影响力。

实际上,在孙宇晨开始决心做数字货币时,他和V神注定有一场交锋。在2017年以太坊智能合约挑起浩浩荡荡的ICO大军时,孙宇晨正运营一个点下按钮就能自动搜索到一个匿名异性陪聊的APP。对于以太坊的崛起,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他说,感觉要错失智能合约的机会,很受刺激。他将这种感觉比做王兴做饭否时眼睁睁看着新浪微博上市时的感觉。

2017年8月,他启动了这个去中心化的项目,并取名为“波场”,英文名“Tron”,发音为“chuang”。他希望波场能够改变全人类的状态,比如打破中心化内容分发平台Facebook、微信对于内容的垄断,形成一个去中心化的内容平台,每位内容生产者都能够掌控自己的内容,并且发行个人代币。

但正是在与V神的互怼中,波场逐渐暴露致命的软肋,这也是之前被称空气币的原因。

4月,孙宇晨在推特中列举了波场优于以太坊的7条理由:

1、波场10000tps,优于以太坊的25tps;

2、波场零手续费,优于以太坊的高手续费;

3、波场一致的Coinburn,优于以太坊无Coinburn;

4、波场的Java语言,优于以太坊的Solidity语言;

5、波场强大的可扩展性,优于以太坊的无可扩展性;

6、波场10亿美元开发商奖励,优于以太坊没有计划;

7、波场1亿用户,优于以太坊的少数用户。

这些理由也是孙宇晨在多次媒体宣传中所阐述的波场的优势。

对于这场推特推文挑衅,Vitalik立刻回怼:应该加上第8条理由,“更强的白皮书书写能力(Ctrl+C和Ctrl+V比键盘键入新内容有更高的效率)”。V神用这一条批判波场没有自我创新的能力。

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媒体这样旁敲侧击孙宇晨:你认为,商业社会的抄袭,会不会让人们丧失创造力,丧失创新的勇气?

波场作为一个底层技术公链,无论技术还是产品运用上都缺乏足够的创新,这成为波场最大的软肋,似乎谁都可以来敲一敲。

波场一直以其tps表现为傲,最近在链圈已经出现反对声音。同在湖畔大学的同学、打车链创始人陈伟星猛烈抨击EOS为最大的空气币,全球21个节点并不能保证去中心化,在这个中心化的基础上谈速度是没有意义的。

目前波场使用的是更普遍的JAVA开发语言,优于以太坊的Solidity语言,但有评论认为,小蚁(NEO)的智能合约能够支持更多的编程语言,因此波场的JAVA语言并没有可值得拿出来说的新意。

波场作为一条区块链底层公链,DPOS共识算法和超级代表选举的玩法,在EOS等项目上都已经得以实现,从这个角度来讲,波场并未给市场留有太多期待。

如今,虽然波场拥有百人技术团队来负责区块链后台基础研发、产品和运营,但都是波场主网的搭建和性能提升。技术团队的产品运营组负责调研市场中其他产品对最新的技术运用,如有新的发现,将结合波场的特点进行相应的开发。

作为一个拼盘式的项目,波场并没有将重心放在创新上,这可能就是V神所说的“灵魂”。

孙宇晨“争议”,争议的是什么?

2018年,在数字货币市值回落过程中,贪婪、割韭菜、相互攻讦、伪装,币圈混乱如常。擅长总结自身优越性的孙宇晨既从“市值第几”、“排名第几”以及各种光鲜的名头中收获了影响力,也成为了具有争议性的代表人物。

“最近新闻总曝出波场霸居代码更新榜榜首”,一位业内人士说,“但结合其他项目的同期情况可知,波场与EOS、IPFS和NEO在这块还是存在很大差距。”对于过度的宣传,当公众知道一段话的下半场时,往往会产生些许不满。

在一次短短半个小时的访谈中,孙宇晨几乎可以向听众展示他对于波场的所有概念:个人光辉的履历、基金会锁仓行为、波场市值高峰、团队快速扩张,以及与V神的互动。有人说,孙宇晨是一个营销高手,有人说他是表演的天才。

不可怀疑,在投资者聚集和社区的运营上,波场无人能及,媒体在采访中也会打探其中的秘诀。孙宇晨的回复也很真诚,他说互动的真实性很重要,创始人要真心地亲自去和用户沟通。

在一次直播中,孙宇晨和团队的策划主题是喝掉5瓶最难喝的混合饮料,为山村儿童募集午餐。中间插播孙宇晨个人广告,同时在线人数超过了30万。

在那些宣传波场的直播表达中,我们似乎也能看到更加真实的孙宇晨,他那些对自我和对波场的赞誉是发自真心的。但这些宣传溢美之词的传递,甚至跟竞争方直接交锋而显得太过高调和自负。

也很大一部分人认为,新锐自信的90后币圈领袖就是如此,他不怕争议,甚至越多争议越好,而争议也构成了他成功的一部分。

在4月的一次访谈中,提及陈天桥时,孙宇晨说,陈天桥娱乐帝国的梦想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实施下去,其实非常可惜。所以,“我不愿意成为这种有悲情色彩的英雄,更愿意哪怕背负骂名把事情做成。”

他说这是这些年他最大的变化。“可能与成为一个英雄相比,我更在意能把事情真正做成。”

正是因为如此高调向成功和赢家冲刺,2015年,资深媒体记者何瑫曾从人性的角度去深度探寻孙宇晨,写作了《一个“90后创业领袖”的奇幻之旅》,批判同为北京大学校友的孙宇晨过度追逐名利,缺乏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文章发布当天,孙宇晨在公号回应,“我是一个具有坚硬价值观的人,非常强调价值观与坚守,对于创业促进社会进步深信不移,我创业中从未有过任何违背职业操守的行为,对此非常警醒。 

他表示自己被“深深的捅了一刀”,文章“彻底摧毁了我对于老同学与朋友的信任”。

孙宇晨似乎并非为利而活着的人,在直播中,他的笑很真诚,看得出来,他很享受被关注和交流的过程,他说将来的目标是将挣到的钱捐出去,或交给更有能力管理好财富的人。他说要帮助别人,给这个社会带来价值。 

这个骄傲又自负的年轻人,他错了么?

本文地址:https://www.xf112.com/post/72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OKE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