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收藏品――区块链技术加持下,潮玩行业的又一个十字路口?

 OKEX   2021-11-24 19:52   128 人阅读  0 条评论

Facebook母公司更名为“Meta”,并宣称"五年内成为一家Metaverse公司"。随着区块链、元宇宙、NFT、数字藏品等一系列刷新认知的新词的出现,一个又一个“造富神话”被不断地刷新着记录。“库里18万美元买个猴头像”,知名数字收藏品艺术家Beeple的4.5亿元天价作品《Everydays:TheFirst5000Days》的“辉煌战绩”也让人啧啧称奇。

“人总是健忘的”在我们谈论这些造富神话的同时,我们似乎忘记了一个刚刚被捧为奇迹的行业——“潮流玩具”。泡泡玛特的上市当时是多少投资人心头的痛?2019年在潮流文化在中国发展迅速,潮玩市场规模在2019年达到了207亿元,近五年复合增长率超过了30%。目前我国潮流玩具零售市场集中度较为分散,行业龙头泡泡玛特市占率为8.5%,CR5为22.8%。

但好景不长,这才过了1年的时间,不论是盲盒,潮玩,手办,雕像等文娱IP衍生品行业都出现了“狂欢之后的寂静”。笔者从实地走访的几家行业龙头企业得到的消息却是:“盲盒市场已经完全供大于求,除了偶尔出现的几款畅销产品,绝大多数的盲盒市场增速和总量都出现严重的下滑,产品滞销严重,回款率低,山寨泛滥成灾,产品质量急剧下滑等现象”。据笔者了解到的信息,比如雕像行业,虽然是一个“金主高玩”云集的领域,也仅用了一年时间就从原本的“开卖秒售罄”变成了“先询盘,按需做货”的窘迫境地。有的大型手办雕像的毛利率甚至低于5%。

“盲盒式营销”不灵了?

“收集癖和惊喜癖”一直作为盲盒的销售精髓长盛不衰,但由于资本的推动,市面上大量同质化、设计思路简单、做工粗糙的“低价盲盒”的出现,让本就消费疲软的盲盒行业更加雪上加霜。而好玩、独特、陪伴、可爱、稀缺的套路早已不是什么“销售的制胜法宝”,消费者已经纷纷退坑。

整个行业陷入了杂乱无章,同质化竞争严重的瓶颈。而“数字收藏品”这一概念的出现,却让行业似乎发现了新的曙光。伴随区块链技术和数字收藏品新零售模式的涌现与升级,潮玩行业的思路也正在被迅速拓宽。

数字收藏品是另一个全新物种

什么是“数字收藏品”?与传统收藏品相似,数字收藏品,在海外通常被称为“不可替换的代币”(NFT),而国内由于政策的原因,禁止任何代币的存在,所以国内将所有NFT项目统一称为“数字收藏品”。而数字收藏品的价值则是因为其天然就具备的唯一性与稀缺性。

在美国有数以百万计的收藏爱好者,从棒球卡狂热者到钥匙扣爱好者。区块链技术为收藏品的世界打开了通往数字领域的大门,使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可以相互连接和交易收藏品。

最早出现数字收藏品令牌是CryptoKitties,该项目启动于2017年底。不可替代的令牌代表数字小猫,每只都有自己独特的特征,都“生活”在区块链上。所有交易过程都可以在公开的区块链记录中查看,因此没有重复或创建“假”数字猫的机会。

CryptoKitties一经推出,大受欢迎,曾导致以太坊网络受阻。玩家想要收集“最好和最稀有”的数字小猫,以至于社区创建了一个拍卖委员会,用户可以在其中竞标自己喜欢的小猫。一些数字小猫最终以超过100,000美元的价格出售!

不可替代的通证不仅代表了收藏品领域的机会,而且还是现实世界资产数字化的绝佳媒介。用户可以使用元数据专门创建令牌,以允许其他人跟踪令牌的所有权。这使感兴趣的买家能够在购买之前就确保资产或收藏品的真实性。

笔者认为,目前国内的数字收藏品行业连早期都算不上,只能算得上是“蛮荒时期”。这不仅体现在行业从业者操盘项目的状态,也体现在国家政策层面对于区块链、数字收藏品的政策法规制定的不健全、管理标准不科学等方面。

“区块链技术”加持下的潮玩数字收藏品根据可玩属性和社交属性

潮玩数字收藏品虽然有着诸多的问题,但数字收藏品以及对应的区块链技术所蕴含的几大天然特点仍然注定了它将会是助力潮玩行业新飞跃的推进剂。

可溯源验证的信息链

区块链使用分布式记账技术,允许在一个不可变的分类账上跟踪、验证和记录货物。简单地说,与NFT相关的每个属性都可以被跟踪和验证。如果将这种技术应用于潮玩、收藏品交易之类的概念中,您可以追溯、获取和转让某一限定款潮玩的数字版所有权(甚至是部分版权权力),这将是多磨美妙的一件事?

唯一性实现对大规模分销网络中的独家所有权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某一数字收藏品能且只能由一个人完全拥有,因此这类潮玩将具备不可分割性。每一个潮玩的编号都是唯一的,玩家们再也不会因为发行方的滥发和违规操作而买到重复的作品。

更丰富的展现细节及社交效果:

由于借助了区块链的分布式技术,理论上讲只要有足够的存储空间,数字收藏品的展示效果和精度将精细到“分子级别”。这让潮玩作品的每一个细节都完整呈现在用户面前,无论是一片光晕,一颗纽扣,一根头发,甚至是瞳孔中的倒影和隐藏的细小彩蛋都将完整的展现出来。而这是传统潮玩无法达到的高度。

更低的便捷成本

正如数字收藏品不需要开模,打样和生产备货一样,潮玩数字收藏品也不再顾虑原材料的价格波动,工厂的规模经济和工人师傅的熟练程度以及运输时间成本,而这些却是传统潮玩工厂主们所引以为傲的“核心竞争力”。

更长久的产品寿命

不论是实体潮玩、雕像还是手办,都会由于材质、工艺等问题出现不同程度地掉色、磨损、磕碰等情况,而数字收藏品则不会出现这些问题,哪怕过了千百年,只有区块链的分布式存储还在,作品就仍然跟刚出厂时一样。

作为国内优秀的数字收藏品机构,神秘绿洲文化科技(深圳)有限公司(MysteriousOasis,简称MO绿洲)已在今年9月份获得了百万级种子轮投资。其旗下的数字收藏品发行、交易平台“MO绿洲”则已全面在文创IP、潮玩手办、文博等三个领域发力。

MO绿洲通过与文创IP、潮玩手办、文博版权所有方的深度合作,将Z世代消费者所喜爱的动漫形象和角色以及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历史遗迹进行了数字化赋能,每一款数字收藏品的铸造、交易信息都会上链,从而实现全程可查询可追溯的效果。消费者可以直接通过人民币购买自己喜爱的数字收藏品,同时通过手势对IP形象、潮玩、文物古迹进行缩放,调整角度,从各个方位进行欣赏。从而感受着艺术和文化的魅力。

为了确保所有产品的“合法合规”,MO绿洲背后的区块链技术也是十分强大。所有MO绿洲的数字收藏品信息都存储在阿里集团旗下的蚂蚁链上,并拥有一个全球唯一且不可篡改的序列号,无任何虚拟币及挖矿的部分,完全合法合规。

目前,MO绿洲已经与众多潮玩品牌进行了合作,在实体潮玩的基础上合作铸造更精美、互动更强的数字收藏品。

据神秘绿洲文化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贾田先生表示,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MO绿洲就已经与众多知名潮玩、手办、雕塑工作室和团队达成了合作意向。除了此前已经发售的怒宝十周年纪念全球限量款数字收藏品以外,近期也将于11月底与国内知名的潮玩品牌TOYCITY合作,上架LAURA劳拉赛博朋克系列盲盒产品。

另外,贾田先生也表示,MO绿洲将启动“绿洲·CHAO计划”,面向全球潮玩、手办、雕塑品牌征集优秀的作品,让Z世代在MO绿洲生态中体验新的身份与潮玩社交场景。

尽管当下的传统潮玩与数字收藏品各有各的优势与劣势,但在MO绿洲看来,数字收藏品的全盛时期终将到来,而这正是传统潮玩与创新技术相结合所能带来的全新世界。


来源:空城忆梦泪无痕  

本文地址:https://www.xf112.com/post/447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OKE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