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伟大的革命

 OKEX   2021-08-09 14:09   201 人阅读  0 条评论

《13位银行家》的合著者Simon Johnson是麻省理工学校斯隆管理学院的创业学教授,也是CoinDesk的一名成员。

以下这篇文章最初发表于《共识杂志,Consensus Magazine》,主要是针对2018年Consensus的与会者。

1913年,由H.G.Wells著作的《世界自由》关于科技发展的预言是令人不寒而栗的。

这本薄薄的书出版于1914年初,它一丝不差地描述了“飞机”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具有的统治地位,军队将适应(或者不适应)这种战争方式,且其将对一些地缘政治的产生的深远影响。最令人震惊的是,Wells还预测到,原子弹的出现将改变一切。

当我们正努力解决数字货币的问题或预测数字货币的未来发展时,我们也许有必要仔细考虑分析一下Wells的预测,尤其是他对未来的看法。

Wells的推理中,最引人注目的一点是他在一战前就开始研究放射性物质和原子结构,并透过其表面发现在这门科学中潜伏着一种具有毁灭性力量的爆炸装置。现在回想起来,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但自此之后的20年,一位物理学家才想出了这个连锁反应是如何发生的。

但是,Wells对所有细节的预测都是错误的。似乎任何想象科技未来的人,必然会把所有的小事情搞砸。更有趣的问题是:如果我们能预见一个具有颠覆性的转变,我们能否预测未来的变化方向?

如果我们能预测这种新型的数字化行业、基于区块链的货币可能会带来什么,或者它们将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依旧不知道我们是否能对可能发生的重大事件表示理解?

如今,区块链技术的一个中的初发行货币已经在我们眼前引发了社会和经济的转变。尽管变化需要一段时间,但在这项技术的倡导者们已经意识到数字货币的愿景,在建立一个新的经济交流和治理体系之前,初次代币发行已经掀起波澜。

关于初次代币发行的确切性质,存在着很多争论,包括它们是否构成了美国的合法证券产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他们会对第一个案例进行了解释和应用(当然,这必须建立在法律上诉和政治讨论的基础上)。当然,我不是一个证券律师,我也并非在针对该问题表达立场。

初次代币发行的推广者说他们试图通过向公众出售数字货币来实现的目标,这似乎引起了投资者的注意。许多人不会将他们的货币描述为投资,而是表述为预先出售的、可转让的“产品”,其具有效用函数,是一种让持有者可以访问系统的服务。到目前为止,这个想法引起的最具颠覆性改变是它改变了筹款的动态。

如果有人想要开发一种对你和其他人都有用的技术,那这个人要先行融资该技术与早期用户(或其他愿意在这个发展阶段提供风险资本的人)共享所产生的价值。

利用新技术进入市场,然后对风险投资进行融资是对单个公司的发展和整个经济过程的一个关键的限制。ICOs提供了一种更直接的途径,既可以利用资金,也将创始人与投资者匹配,这种方式是极具革命性的。

 

历史重演

在19世纪,在工业发展项目蓬勃发展之前,欧洲和美国建造了很多铁路,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内施行的法律形式均有不同。每一个在融资方面取得进展的国家都是通过某种形式的股份公司来实现的,即“投资者的责任有限”,所有权的股票可以以相对有效的形式进行交易。

当然,当不同的铁路出现时,也发生了许多疯狂的或者不良的行为。我们了解到,不受约束的竞争会引发问题的产生,比如在安全方面(很多人在早期被火车撞伤或死亡)、或出现权力集中现象(例如,建立铁路垄断和抬高价格)、经历繁荣-萧条周期(萧条期间,其可以拖垮金融体系,对宏观经济产生更广泛的、更具伤害的影响)。

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我们要求对私营部门开始的各种“软”或“制度创新”做出回应,最终也获得了政府的支持。

危险行为受到了法律性损害赔偿的限制,并受到工会的保护要求的限制。信托公司的掠夺性定价行为也受到法律和行政部门的限制——Teddy Roosevelt的第一个反垄断行动便是反对地区铁路垄断。

中央银行成立的原因,是在1907年的恐慌之后,没有人相信纯粹的私人机制可以防止严重恐慌的崩溃。而且由于在1929年大崩盘带来的后果是极具毁灭性的,证券监管也相继出现了。David Moss写的一本令人深思的书《When All Else Fails》对美国联邦政府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初次代币发行——联合股票公司?或者铁路公司?还是两者的结合?我们还不确定,但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问题正在解决——筹集早期资本的难度相对较低,在现有的风险资本模型下,只需要确定地理位置(在硅谷、波士顿或者纽约中的某个城市。)

进入风险投资领域存在障碍,这似乎是合理的,但很容易就能推断出,这个行业的资本回报率非常高,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如此。谁能够抓住这些机会,投资一个风投基金的人?反正不是读这篇专栏的大多数人。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通往初次代币发行的道路上,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或者说其遗留的问题应以更民主的方式来承担风险。也可能会存在骗局或存在无用的治理,或者会出现一些糟糕的想法,所有的可能性我们在之前的每一次投资热潮中都看到。而且,非常需要明确的是,在任何这样的新兴市场环境中,你必须要有可以失去一切风险、没有追索权或没有回报的想法。

英国央行行长Mark Carney和国际清算银行行长Agustin Carstens最近对数字货币进行了权衡,但其中不包括比特币。他提到了其中的一些风险。他们两位的演讲方式存在很大的不同,但都是非常博学和优雅,两位关注的主要内容是均是数字货币的未来。任何对这个领域感兴趣的人都应该随身携带本文的副本。正如 Oscar Wilde 所言,在火车上读些耸人听闻的东西是很重要的。

 

或许你能读懂H.G. Wells

预测一种新融资方式的未来,和在1898年听到镭的特性时表示:“这就是它能做的吗?”是一样的效果。

确实,那时关心健康问题和发现放射性元素的意外后果的人都是正确的,那时候我们应该更仔细地听取他们的意见,比如,Carney and Carstens在这方面就表达了一些很好的观点。

Wells指出,任何在技术上的深远发展都不能避免对社会结构产生重大影响,包括公司的价值,以及拥有(并维持)一份好工作的员工的价值。所有的影响是难以预测的,那些期待发生快速改变的人应该认真确认一下你希求的到底是什么。

突然发生的变化是最难处理的问题,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我们还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完全理解首次代币发行(或者它的下一代产品)对我们的影响。美国证交会(SEC)将以一种明智的方式应用现有的规则,即保护投资者,此举措实际上已经得到了两党的支持。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the 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也很可能会权衡交易的特定工具。这两个组织的领导层目前似乎都对事态发展给予了密切和合理的关注。

如果以我们一贯的经验和随意的方式也能找到一条新方向,即监管可以支持更分散、更低成本的融资方式,这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在金融世界里,通过突破各种瓶颈而成为的一个很好的管理者,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应该期待一个“繁荣-萧条”循环的周期。我们很难想象现代美国的技术变革,因为它并没有经历过某种程度的繁荣、整合。

 

我们应该准备什么?

如果我们的未来能更好地获得风险资本,那么现在的我们能做什么呢?

这是最难的问题。

关于发电、运输和战争的未来,H.G.Wells预测都是正确的,于是他选择将20世纪30年代作为“应用原子理论”的关键十年。但他也完全没能预料到,一旦一个运行良好的国家的资源被集中用在一个的问题上,这个过程将会加速多少,比如,曼哈顿计划。

Wells表示,一旦一个国家获得了毁灭性的核技术,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都会效仿,但他错了。同样的,在经济和金融创新方面,有很多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国家并没有会努力效仿这些创始人——通常是因为当地的寡头们更依赖于现状。

一些相对繁荣的国家,像美国,或者其它可能是较小的国家,在现有的全球金融体系中持有较少的股份,但其最终将以一种更好的方式筹集资金,这很有可能与公司治理运作方式的相关。

“保护隐私”在这一过程中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还需要解决的一系列相关问题包括:披露的确切性质、通过财务会计手段进行有意义的报告、市场如何获取和回应信息。

我们也应该重新考虑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应该推荐什么样的投资组合。谁才应该被视为一个合格的投资者,或许他们应该熟悉的技术?或者他们应该在20岁出头(拥有足够的时间经历整个周期)?投资者需要保护,但应该通过什么方法?

所有这些都不意味着乌托邦即将到来,或者生产率增长将会上升。在《The World Set Free》中,H.G.Wells对政府的未来预测过于乐观,我们将会尽力避免这个错误。

但是,资本在世界各地寻找的支持方式不应该仅仅是改变,因为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请花点时间思考一下其中的含义。

作者:Simon Johnson

翻译:long@比特财经

网址:https://www.coindesk.com/initial-coin-offerings-setting-capital-free-thats-huge/

【声明:此文为本站原创翻译,如有不当之处请多指教!欢迎转载,转载请务必注明译者以及转自比特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财经立场)

本文地址:https://www.xf112.com/post/29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OKE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