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与传统世界的碰撞:圈外人是如何看待NFT热潮的?

 OKEX   2021-10-16 08:02   183 人阅读  0 条评论
NFT 正在吸引来自区块链世界之外的传统领域的艺术家。

Pascal Boyart 是一位巴黎街头艺术家。2019 年 1 月,他在一个工人阶级的街区画了一幅涂鸦,这幅作品以 Eugène Delacroix 的名作《自由领导人民》为灵感,并加以现代化的演绎。Boyart 将 19 世纪法国推翻查理十世国王的叛军改为「黄衣示威者」,有些人觉得他们是为正义而战,而有些人认为他们只会煽动人们情绪来引起骚乱,并烧毁这座城市。法国当局不喜欢这幅作品,于是很快便在这个涂鸦表面喷上了灰色的颜料,就好像这幅涂鸦从未存在过。

「现在,实体涂鸦不存在了。但 NFT 版本的涂鸦仍然存在着,而且是有价值的。」Boyart 在巴黎告诉我。「这一点太棒了。」

Boyart 将涂鸦铸造成了 NFT,共有 100 份,每份售价 0.5ETH,之后他还会将更多作品铸造为 NFT 并发售。在以前 Boyart 很难从他创作的街头艺术中赚到钱,因为你很难卖掉墙上的涂鸦,很少有街头艺术家能像 Banksy 那样赚到大钱。但是有了 NFT,街头艺术家们就有办法将自己的作品卖给粉丝们。2 月 26 日,Boyart 的 NFT 艺术品《Contemplations of the Red Jester》以 75ETH 的价格卖出,当时约合 11.2 万美元,这是他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收入。

Boyart 并不是唯一一个靠 NFT 赚钱的艺术家,似乎每天都有天价 NFT 售出,就比如著名加密艺术家 Beeple 创作的 10 秒钟的视频,卖出了 660 万美元的天价,而且他也成为了第一个在佳士得拍卖数字艺术品的艺术家。

Pascal Boyart

每一天都有无数 NFT 诞生,所以追踪 NFT 的最新发展是十分困难的,所以在这里就简单举几个例子:卡通青蛙 HomerPepe 以 32 万美元售出;Grimes 的一系列 NFT 卖出了 600 万美元的高价;Mark Cuban 的一条推特卖出了 952 美元……

NFT 不再像曾经那样是个极为小众市场。根据 NonFungible 的一份报告所述,2020 年 NFT 交易量超过 2.5 亿美元,而 2021 年开年到现在,NFT 的火爆程度相比于 2020 年又上了一个台阶。此外,这个数据并没有算上 NBA Top Shot 近 2.3 亿美元的成交额,现在 NBA Top Shot 每一次发售卡包都有近乎 20 万人排队购买,这放在以前可以称得上是个「天文数字」了。

想买一件记录着勒布朗·詹姆斯扣篮的 NFT 吗?其中一个刚刚卖了 20.8 万美元。Mark Cuban 也正投身于 NFT 领域,一切都如闪电般飞速发展着。不到两个月前,Cuban 才刚刚对外公布他开始探索 NFT 领域,而到现在,他在《USA Today》的采访中说到,他认为 NFT 会在未来十年内变成 NBA 的三大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NFT 可以是艺术品,NFT 可以是音乐,NFT 可以是收藏品、房地产、体育、梦幻足球、游戏等等。也许这篇文章也会变成一个 NFT,也许一场婚礼也会被铸造为一个 NFT。最近我再 Clubhouse 中听到了一些关于 NFT 的十分「哲学」的探讨:NFT 可以被铸造为 NFT 吗?我们能不能用 NFT 玩石头剪刀布?

这不由得让人思考一些问题:是什么造就了 NFT 的狂热?为什么 NFT 的热潮现在才到来?这只是加密领域中常见的炒作吗?它是一个注定会破裂的泡沫还是真正能为创作者或收藏者创造更多的价值?

毕竟,当大多数人想看到勒布朗·詹姆斯战斧式劈扣的集锦时,他们会去 YouTube 上免费观看。那么究竟是为什么让我们为一只虚拟的卡通青蛙支付数百万美元呢?

NFT 的热潮为什么现在才开始?

让我们从一些基础知识开始。NFT 很容易可视化,它们是十分具象化的,比如一件艺术品、一首歌甚至是 Decentraland 这样的元宇宙中的数字房地产,而这些都是不了解加密领域的人可以轻松掌握的东西,也是让 NFT 具有很大吸引力的重要原因。

解释什么是 NFT 最难的地方可能就是其名称本身,它的缩写(NFT)和全称(Non-Fungible Token)听起来十分艰涩。但其实你只需要向人们解释 NFT 其实就是一些无法被人复制或者仿造的数字资产,人们就能明白它是什么了。

加密技术的大部分内容都是抽象的、复杂的,需要理解技术、编程以及经济理论。你可以尝试向你的爷爷奶奶解释一下什么是「流动性挖矿」看看他们能不能听得懂。但 NFT 就不一样了,打开 NFT 的大门你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世界,这吸引了大量新鲜血液的加入。

「很多人可能并不是很关心到底什么是去中心化金融(DeFi)……但普通人可能真的很喜欢篮球。」Messari 研究 NFT 的分析师 Mason Nystrom 说,「这样类似的巨大吸引力可能会吸引所有以前并不关心加密技术的人群。」

Nystrom 估计整个 Defi 的用户总量大约在 100 万到 200 万左右,这并不是个小数目,但是与 Facebook 上 NBA 的 4270 万粉丝相比,这简直不值一提。这 4270 万人中会有很多人对 NBA Top Shot 感到好奇,或者,正如 Zack Seward 所说的那样:它吸引了典型加密领域书呆子圈之外的人们的兴趣。

而为什么这一切为什么到现在才发生呢?为什么不是在 2017 年或者 2018 年 NFT 诞生之初呢?有五个简单的理由:

(1)NFT 的快速发展和交易平台的诞生——OpenSea、NiftyGateway、SuperRare、Mintbase 等平台诞生了,NFT 的交易相比于 2017 年更加直观,对新手来说也更加容易理解。

(2)加密货币牛市让投资者赚到了很多钱。

(3)新冠疫情期间,创作者和收藏家都被困在家里,他们想找点事做。

(4)NFT 和实体收藏品(如球星卡)都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

(5)像库班这样的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名人纷纷加入这一领域,形成了良性循环,让更多人对 NFT 产生了兴趣。

除此之外,可能还有更深层的原因推动着 NFT 的发展。「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关注人类社会正在形成的宏观趋势。」著名 NFT 收藏家 WhaleShark 说,他自称是全世界排名第二位的收藏家,收藏了近 21 万件 NFT。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花费大量时间刷手机、上网,我们生活的方式也正在从实体转向数字化。」WhaleShark 说到。我们大多数人每天都会盯着两块、三块甚至是四块电子屏幕,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期间,这种现象更加普遍。

WhaleShark 表示,当我们想拥有一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就越来越喜欢在屏幕前看这个东西的照片、视频等等,这很自然。在数字世界生活越来越像我们真实的生活,或者说它本来就是生活。紧接着,他又开始介绍另一种趋势。在 NFT 诞生之前,年轻一代的收藏家们就已经习惯于把真金白银投入到 Fortnite 这样的数字生态系统中去,这对他们来说不是个新鲜事了,这也是为什么这位超级收藏家会说:我认为收藏 NFT 一点都不难。

NFT:重塑所有权

长期以来,区块链技术「重塑所有权」的潜力听起来就像是在吹牛,但 NFT 却正在让它变得脚踏实地。以 Eve Sussman 为例,她是著名的混合媒体艺术家(电影、雕塑、摄影),其作品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和 Smithsonian 都有展出。

2004 年,她为 Whitney 双年展创作了一段 12 分钟的视频《Alcazár 的 89 秒》,重新演绎了 Diego Velásquez 1656 年的经典作品《Las Meninas》中的场景。评论家们都对其赞叹不已。《纽约》杂志称其为「杰作」,这部作品极具启示性,「你会感觉到艺术最终的形态究竟是什么。」

Sussman 的视频在 NFT 领域得到了第二次生命。她与一家名为 Snark.Art 的公司合作,这是一家精通区块链的机构,与艺术家合作,创造创新的艺术形式,比如将视频雕刻成一个 2304 片的网格。收藏家可以购买一个微小的片段作为 NFT。这些「原子」每一个都只有 20×20 个像素,可以作为一部小电影来观看。他们将这种新形式称为「89 秒原子化」。

这类似于 Boyart 将他的街头艺术(黄衣涂鸦)分成 100 块的方式。但 Sussman 并没有满足于零碎化的所有权,而是更进一步。如果你购买了 Sussman2304 个原子中的一个,你只能看到作品中的一个微观部分,它们是需要其他原子配合在一起才有意义。

在区块链领域。由于智能合约的存在(NFT 中决定所有权的代码),你可以向「89 秒原子化」的所有其他 NFT 所有者「借用」他们的 NFT,当他们把他们所有的像素借给你时,你就可以观赏到这件完整的作品。「我们当时在想的是,在数字世界中,所有权可以是什么样子的。」Snark.Art 的联合创始人 Misha Libman 说。

「十分昂贵的艺术品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完全买不起的。但如果你把它分解成数个碎片,并以 100 美元的价格出售每个碎片,那么你就给了并不那么富有的收藏者们一个机会,让他们成为这个社区的一部分,拥有一件真正著名的艺术品,同时也是成为了一名积极的参与者。」

NFT 可以采取多种形式。有时,它们只是一个实体物品的数字版本,不过这也算是一种进步。它们将赋予实物资产更大的创新性。这一点也许在艺术上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比如 Boyart 的街头涂鸦。普通的绘画是静态的,每个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这一点,颜料是不会动的。但是在 NFT 中,艺术家可以用动图、音频、AR 来为图像注入更多活力。

在 Boyart 的《Raft of the Medusa》中,他的 NFT 是动画,木筏在水中摇摆不定。在《Contemplations of the Red Jester》中,美元钞票(或欧元)诡异地漂浮在地板上,小丑在椅子上躺下,神情凄凉。

诚然,像这样的技巧在数字艺术上早已可以实现,但并没有破解数字稀缺性的问题。NFT 解决了这个难题,而且智能合约还可以让艺术家对作品未来的变化进行编程。例如,Boyart 现在正在制作一件 NFT,其层次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NFT 艺术可以被编程,以显示由现实世界事件触发的不同图像,比如天气,或者圣诞节的早晨,或者谁赢得了选举。

NFT 正在吸引来自区块链世界之外的传统领域的艺术家。以 Elizabeth Meggs 为例,她是一位来自纽约布鲁克林的油画艺术家,每周她都会和工作室的其他艺术家进行 Zoom 通话,他们谈论 NFT 的次数越来越多。

正如 Marion Maneker 在接受 ArtNews 采访时所说的那样:「在 Clubhouse 上谈论艺术的第一条不言而喻的规则是,所有的话题最终都会转向对 NFT 的痴迷。」艺术家比其他人更早涉足这个领域是有原因的。Meggs 说:「艺术家们往往会先于其他人发现一些奇妙的事情,比如在一个街区的房屋租金飞涨之前就在那里租下了工作室。

Meggs 对制作自己的 NFT 以及它们的创造性感到兴奋不已,尤其是它们还让艺术界对女性和有色人种变得更加包容。她指出,美国主流博物馆的 87% 的收藏来自于男性,85% 来自于白人男性。而 NFT 可以使其变得更加公平,它可以在创作者和收藏家之前直接建立起联系,从而消除在历史长河中从未消失过的偏见。

「我想做的事情是创作艺术,」Meggs 说,「而不是用我的生命和心理去对抗一个存在严重偏见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我必须依靠所谓的关键藏家,比如那些存在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偏见的艺术机构,否则便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而 NFT 让我仿佛置身一个新世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可能性,条条大路通罗马,没有人会斩断你的道路。」

Meggs 并没有过度乐观,她明白,从历史的角度上看,加密领域和传统艺术领域一样,都是更加偏向男性的,但她仍然满怀希望。「我正在紧锣密鼓地邀请我认识的所有女性艺术家都来创作 NFT,」她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颠覆传统领域

NFT 的另一个特点是激励艺术家:能够收取版税。这在传统艺术领域是完全不存在的事情。比如,你是一个十分年轻的艺术家,你的一幅油画卖出了 1000 美元。但是你觉得它值更高的价钱。等到多年后你成名了,比如三十年后这幅画卖出了 3000 万美元,你能分到多少版税呢?在传统艺术领域,你一分钱也拿不到。(每个国家的实际情况都会有区别。「又名艺术家转售权,为艺术家或其继承人提供转售费...... 在国际上很多国家都很常见,尤其是在欧洲。但遗憾的是,在美国我们没有这项规定。」Meggs 说。)

而 NFT 就不一样了,版税可以通过智能合约编入作品中,因此每次你的画作被卖出时,你都能赚取一部分收入,而且是永久的。当 Boyart 的《Contemplations of the Red Jester》以 75ETH 的价格转售时,他也能获得 5% 的版税收入。

同样的概念也适用于音乐。就比如加拿大说唱歌手、制作人 Vandal,他在 2017 年就发布了一首名为《Rap Crypto》的歌曲。

在采访时,他戴着一顶红色的小帽子,留着灰色的山羊胡。当 Vandal 第一次听说 CryptoKitties 的时候,他一点兴趣也没有:「这是什么玩意儿?为什么要收藏猫呢?」但在之后,他看到了 NFT 更大的潜力。他开始探索 NFT 音乐、对 DAO 着迷,而且不久后他就成立了 DAO 唱片公司,这个唱片公司已经签下了 100 名音乐人,发行了大约 50 个音乐 NFT。(Vandal 表示,它不是第一个制作音乐 NFT 的音乐人,他认为 Connie Digital 才是音乐 NFT 的「OG」。)

对于 Vandal 来说,音乐 NFT 不仅仅是一个炒作噱头、一种时尚或者说是一种新潮的赚钱方式。「目前的音乐产业模式已经被打破了,」他说,这个问题可以追溯到 Napster 的时代。「然后苹果公司入局,为每个 MP3 定价 99 美分。但是又是谁给了他们给音乐定价对权利呢?这让音乐贬值了不少。」Spotify 或 YouTube 等流媒体也并没有好多少,因为「他们支付给艺术家的费用太少了,自己拿走了大部分收入。而且艺术家们没有办法与粉丝互动。」他说。

Vandal 说,NFT 则解决了所有这些问题。艺术家可以根据自己的选择为自己的音乐定价,而且 NFT 可以让艺术家直接与粉丝建立联系,你可以给粉丝分享任何你想要分享的东西。这是一种筛选忠实粉丝、发展社区并将自己从你无法掌控的平台之中抽离出来的很好的方式。

这样就可以理解像 Kings of Leon 这样的艺术家也对 NFT 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也以 NFT 的形式发售了一张专辑。艺术家们可以将 NFT 与现实世界中的福利捆绑在一起。就比如 Kings of Leon 发售的 NFT 包括了一张「黄金票」,持有者可以在这支乐队的每一次巡演中都可以坐到前排座位,而这个福利是终身的。

Kings of Leon 并不是唯一一个研究 NFT 票务的人(或组织)。「这是一个美妙的案例。」Mintbase 联合创始人 Carolin Wend 说,她认为基于票务的 NFT 可以让音乐节等活动的组织者轻松地与合作伙伴分配收入。

假设你是一个音乐节的发起人,每卖出一张票,你就可以分给 DJ 5%、雷鬼乐队 5%、场地提供者 10% 等等。付款将是即时的、透明的,而且都是在区块链上确认和验证的。「这太令人兴奋了,它让从事创意经济的人能够获得公平的收入。」Wend 说到。

像 Coachella 或 Ultra 这样的公司完全接受 NFT 门票的概念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就像 NFT 不可能在短期内完全「颠覆」传统艺术界一样。为了让大家理解得更清楚,Snark.Art 的 Misha Libman 表示,艺术市场年销售额约为 600 亿美元。「数字艺术目前还不到其中的一半,」他说,「与传统市场相比可以说是不值一提。」

为了了解传统艺术界的看法,我采访了一位体现传统的人,艺术爱好者一定会认出他就是 PBS 的《Antiques Roadshow》的鉴定师。Nicholas Lowry 以其花哨的格子西装和手把式胡子而闻名,他也是纽约最古老的本土拍卖行 Swann Auction Galleries 的首席拍卖师。

「很有意思的是,几乎每个人都突然地向他分享 NFT 的事情,比如不停地给他转发相关文章等等,我的天啊,似乎全世界都在聊这个话题。」Lowry 说。

那么,他准备好加入这股浪潮了吗?Lowry 稍稍停顿了一下,说:「我们不是一家尖端科技公司,我不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我也不想最后一个吃。」

他正处于「观望」的态度。也许这是未来的趋势,但也许只是一个泡沫。 「当马斯克不再买这个东西时,让我们再来看看它是否还会拥有茂盛的生命力。」

NFT 初体验

市场繁荣的一个原因是,现在很容易铸造自己的 NFT。「如今,任何人都可以给自己的植物拍一张照片,然后铸造成 NFT,然后立即挂出去卖」Libman 说。

所以我决定尝试一下。

我最近刚刚搬家去了丹佛,我也没有什么照片可以挂在墙上。所以我挑选了一些我喜欢的、在旅行时拍摄的照片然后将它装裱起来。我选择了一张 30 英寸×50 英寸的冰岛冰川照片,挂在我最大的那面墙上。

也许我可以把这张图片作为 NFT 出售?如果我认为它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具有一定价值的,比如可以作为一件艺术品挂在巨大的墙上,也许其他人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对吧?我也想亲身体验一下 NFT 到底是如何运作的。

于是我立即在 OpenSea 上创建了一个账户,整个过程非常简单快捷,当我设置拍卖起拍价时,它提示我最低价时 0.4ETH,在当时是 540 美元,这个数字高得离谱。(你可以设置更低的定价,也可以开始拍卖,而拍卖的起拍价时 0.4ETH。可能也是我操作有问题。)不过话说回来,也许会有人认可它的价值。现在很多加密货币的价值就是因为人们相信它有价值,就比如 Dogecoin 都有如此多的支持者,也许有些人会认为我的照片真的值 0.4ETH 也说不定呢。

在列出我的定价之前,有一个小小的障碍。我需要向 OpenSea 支付一次性的 Gas 费,之后我所有的销售设置都不再需要支付 Gas 费。在当时,这笔费用是 91 美元。飙升的 Gas 费是该领域普遍存在的问题,这也是一些 NFT 平台使用不同区块链的原因之一(例如,NBA Top Shot 使用了 Flow 链)。

「普通人永远不会花 50 美元去铸造一个 NFT,」Wend 说,这也是为什么 Mintbase 要改用 NEAR 链。「我相信以太坊对许多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试验田,但它不是未来,它实在是太贵了,太臃肿了。」(当然,以太坊的拥护者们把目光投向了以太坊 2.0。)

发布我的照片突然变成了一件很昂贵的事情,但我还是支付了手续费。当我的新 NFT 被铸造时,我看着它出现在新的 OpenSea 列表流中。它们每时每刻都在运转,像是一条工业流水线,我们也能从它飞快的运转中大概了解到 NFT 领域如今有多么炙手可热。

不过 NFT 市场至少还是有些理性的:我那张照片根本就不值 0.4ETH。它流拍了,所以我用以 0.01ETH,也就是 16 美元的价格重新挂牌,截止到发稿前,依然没有成交。

NFT 是地位的象征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买家:究竟为什么人们要花几千美元去买那些还不如吃豆人高级的低分辨率艺术品呢?

我曾以为只有两种可能:出于个人审美或是他们觉得这能让他们赚到钱。

然后我了解到第三个解释。我与 Outlier Ventures 的 CEO Jamie Burke 进行了交流,Outlier Ventures 是一家区块链风险投资公司。Burke 兼职做一个 NFT 收藏家,他对这个社区非常了解。他建立了一个名为「100XARt」的仅限邀请的 Discord 频道,这是一个最大的 NFT 收藏家的通讯录,他们致力于在 Decentraland 创建一个艺术街区。Burke 的理论是人们买 NFT 是为了提升在某个社区中的某个地位。

「你可以将 NFT 视为一种新型的社交货币。」Burke 说。在某些加密圈子里,它们是一种证明,证明你真的属于这个社区。当 Burke 第一次看到早期高度像素化的 NFT 艺术时,比如 CryptoPunks,从审美角度来讲,他并不喜欢。他甚至对自己说:「这不是我想挂在墙上的东西。」

在他与社区里更多的收藏家交流后,他很快意识到 NFT 与内容本身关系不大。所有权本身才是最重要的。「拥有一个 CryptoPunk 就证明你参与到了第一个 NFT 项目,证明你比其他人更早地理解了它。从表面上看,它是一种数字荣誉徽章。」

这让 Burke 想起了当年人们买专辑的原因。当然,也许你买专辑的部分原因是你喜欢专辑中的歌曲,同时也把它当做一件心爱的艺术品。而这个艺术品让你在你的唱片爱好者群体中的地位得到了提升。

「想想互联网做了什么。数字音乐摧毁了这一切,」他说,「音乐变成了你只在流媒体上消费的东西...... 拥有一段音乐的概念已经消失了。」因此,虽然 NFT 可能是一种激进的新技术,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正在挖掘一些原始而古老的东西,挖掘 Burke 所说的「人类真正的渴望」。

又或者,在购买 NFT 时挥金如土是一种炫耀你拥有多大一笔加密货币财富的方式。你可以去推特上问问 GMoney.ETH 为什么要花 140 ETH(当时约 15 万美元)买了一张 24 X 24 像素的 CryptoPunk,它们看起来像 1983 年的雅达利的游戏图像。

正如 GMoney 在推特上解释的那样,当他在加密社区中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去了解之后,他意识到「成为 CP[CryptoPunk] 的所有者,约等于成为某个专属俱乐部的一员」。然后,他就立刻出钱购买了。「当有人在现实世界中购买劳力士时,他们并不是因为手表的使用价值而购买的,因为一块普通的 5 美元的手表也能发挥同样的实用价值。所以人们买劳力士只是为了向别人展示自己的财富。」

GMoney 购买了他数字「劳力士」,但与现实生活中的劳力士手表不同,现实生活中的劳力士可能是廉价的仿制品,但他的 CryptoPunk 的真实性可以在区块链上得到验证。不过话说回来,劳力士在十年后还能保持价值,这几乎是个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对 CryptoPunks 来说,还没有人能确定这一点。

不过,即使投机的泡沫破灭,NFT 也为 Boyart 这样的艺术家和 Burke 这样的收藏家提供了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虽然这种价值只是主观上的。它们可以成为创作、游戏、交流、组织、审美的方式。「当你看看 2017 年的牛市,推动事情发展的是报道巨大财富效应的媒体新闻。」伯克说。当人们不再赚钱时,人们就离开了这个领域。他说,有了 NFT,「这不就仅仅是钱的问题了,它的可持续性要强得多。」

当然,也有很多人会抱怨说,这些 NFT 中的大部分,比如像素化的青蛙、MEME、对加密技术的讽刺,有人说这根本「不是艺术」。但正如 NFT 的支持者常说的那句话:「人们对 Andy Warhol 的作品也发表了同样的观点。」

原文作者:Jeff Wilser

本文地址:https://www.xf112.com/post/235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OKE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