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堪比现实世界房价,区块链虚拟土地真的值得一掷千金吗?

 OKEX   2021-07-09 15:21   223 人阅读  0 条评论

相比单纯购买,建设、开发和运营对当前的虚拟土地而言更为重要。

原文标题:《比现实世界房价还贵!虚拟土地这门生意为何会有人重金抢着做?》
撰文:Nancy

你能想象到吗?虚拟世界的一块土地的售价竟然堪比一线城市。

在虚拟和现实加速互动的全新时代,虚拟土地成为重要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Metaverse (元宇宙)和 NFT (非同质化代币)的到来正让这一资源水涨船高。例如,今年 6 月,虚拟世界 Decentraland 的一块虚拟土地 NFT 以高达逾 91.3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同月,Axie Infinity 中 9 块虚拟土地以 888.25ETH (约 150 万美元)的高价售出;7 月,The Sandbox 上面积逾 530 万平方(24*24)的虚拟土地被以近 88 万美元的价格拍下。

那么,与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相比,看似水中捞月的虚拟土地真的值得一掷千金吗?为此,PANews 采访了部分虚拟土地的爱好者和资深参与者,希望可以从中探究一二。

争做「地主」背后,虚拟土地更需开发和建设

从《第二人生》、《银翼杀手》到《头号玩家》、《赛博朋克 2077》等诸多作品,人类对打破时空和空间界限的虚拟世界一直都充满憧憬。如今,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且栩栩如生的虚拟世界正在被慢慢刻画出来。

在经过较长时间的等待后,随着聚光灯下的宠儿 NFT 和 Metaverse 应用场景的日渐丰富,Decentraland、The Sandbox 和 Cryptovoxels 等代表性项目开始初具规模,世界正在虚拟化。Nonfungible.com 数据显示,过去 30 天,Metaverse 领域的交易额近 458 万美元,占 NFT 市场总交易额的 17.6%。其中,Decentraland 交易额超 166 万美元,The Sandbox 交易额已 261 万美元,Cryptovoxels 交易额超 31 万美元。

伴随着市场规模和代币涨幅的飙升,虚拟土地的需求也出现了显著的增长。在这个虚拟世界中,每天都在发生着大批量的土地买卖、转让和开发。例如灰度基金创始人 Barry Silbert 就是位实实在在的「大地主」,其于 2019 年就花费 8.1 万美元购买了 Decentraland 上的 64 块虚拟土地;知名 NFT 收藏家 WhaleShark 是 The Sandbox 上继币安后的第二大的虚拟土地所有者;以太坊巨鲸和 NFT 收藏家 Metakovan 拥有 The Sandbox、Cryptovoxels 和 Somnium Space VR 等项目共计数百块虚拟土地。

随着越来越多的加密爱好者和投资者大手笔买买买,虚拟土地也迸发出开发和建设的更多可能性,包括时装展、美术馆、演唱会、博物馆和电影院等商业化活动开始在虚拟世界出现。

世界顶级拍卖行苏富比在 Decentraland 推出线上虚拟画廊、鱼池联合创始人王纯以 65 万美元购买的 The Sandbox 虚拟土地将用于建设狗狗币爱好者总部、区块链协议 Boson 以超 70 万美元购入的 Decentraland 虚拟土地将用于创建虚拟商城、《吃豆人》开发公司雅达利将在 Decentraland 建设链上拉斯维加斯、英国艺术家 Philip Colbert 将在 Decentraland 上推出 NFT 艺术展和音乐表演、TO THE MOON 音乐节将举办虚拟现场音乐节等。

Newbee Live Venue 来源:Decentraland

「相比单纯购买,建设、开发和运营对当前的虚拟土地而言是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曹寅在采访中向 PANews 如是表示。

曹寅是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但他也是加密圈有名的 NFT 藏家,他已经通过基金或其他集体方式进行购买,且暂不对外进行出售。他往往选择与艺术家、工程师、投资人和开发商等有开发能力的朋友一起购买 Cryptovoxels 的土地,且进行相关开发。此外其还加入了 Republic Realm,这是个数字房地产 NFT 投资基金,该基金通过买地后进行大规模开发,并建造街区和进行招商。

在此之前,Republic Realm 曾以 91.3 万美元的高价收购了 Decentraland 的虚拟土地,并正将其改造成一个以日本时尚圣地原宿为原型、名为「Metajuku」的虚拟购物区。

与这些资深玩家相比,不少人在买地后可能并没有开发和装修能力。「其实虚拟土地拥有者的装修需求非常高,特别是加密艺术大火下的画廊,但他们大多暂时都没有开发能力。」de.build 发起人 Mason 向 PANews 表示。Mason 是个虚拟土地的爱好者和坚定持有者,他在采访中表示,「相比现实世界,虚拟土地的装修可以为所欲为,不用考虑建筑物理学等限制。虽然已有很多用户都在咨询装修事宜,但从现阶段来看,大部分用户尚未完全建立起消费习惯,因此我和团队选择先免费给用户搭建场景扩大规模,再根据工作量和设计感进行定价。」

不过,尽管虚拟土地的参与热情较高,但由于价格高昂,其用户增长仍非常有限。与其他区块链游戏项目相比,当前这些以虚拟土地为主的项目规模有着不小的差距。以用户数为例,Dappradar 数据显示,过去 30 天,The Sandbox 用户数为 1150 人,Decentraland 仅为 771 人,而如区块链游戏 Axie Infinity 的用户数则超 9.1 万、Alien World 的用户数更是高达 75 万等。

看似炒作,虚拟土地为何还有追随者?

虚拟土地并不是个新鲜词汇。

早在 2004 年,名为「钟安社」的用户曾在风靡一时的 3D 虚拟社区游戏《第二人生》中用平台的原生货币林登元购买了大量虚拟土地,并通过建造房屋出售赚取了超百万美元的收入,被外界称为「虚拟世界的洛克菲勒」,甚至还登上美国《商业周刊》的封面。尽管逐渐淡出公众视野,但《第二人生》的虚拟土地给投资者带来真金白银的高额回报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当前的虚拟土地与《第二人生》有着实质性的不同。虽然在设计和操作方面有所类似,但《第二人生》游戏中的土地的所有权并未真正意义上归玩家所有,存在着被黑客攻击盗走、平台关停等风险。早在 2010 年,《第二人生》就因擅自更改游戏的服务条款,且强迫玩家接纳这些条款后造成许多玩家的虚拟财产、虚拟物品流失而遭到起诉。而基于链上的虚拟世界也以 NFT 形式将所有权真正交还给玩家,而不是传统服务器,每块土地或每个建筑都是不可替代的标记,且所有交易都是公开、透明和可追溯的。

新概念加持以及需求激增下,虚拟土地价格大幅上涨。例如,Decentraland 中的一块土地被转售了 6 次,初始价格仅为 176.8 美元,目前的价格则高达 7300.1 美元,也就是说这块地皮翻了逾 40 倍。

Decentraland:LAND #1157920892373161954235

CryptoVoxels 上一块名为「9 Robotis Route」的土地初始价格为 101.2 美元,目前售价为 9570.8 美元,该土地在 3 次转售过程中翻了逾 93 倍。

CryptoVoxels:9 Robotis Route

再例如,The Sandbox 中名为「LAND #111058」的土地初始价格为 34.1 美元,当前的价格则为 1023.8 美元,近转售 2 次就翻了超过 29 倍。

The Sandbox:LAND #111058

与传统资产或者是加密货币的回报率相比,虚拟土地显然成为更佳的投资方式,而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土地的位置是影响其价格的因素之一,而这个位置与是否是集聚区有很大关系。另外,如 Cryptovoxels 的上盖建筑物等这类型土地也比较受欢迎。」对于部分高价售出的土地,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在采访中解释称。

从整个 NFT 市场来看,Nonfungible.com 数据显示,当前 NFT 最贵的前 10 名中,Decentraland、The Sandbox、CryptoVoxels 中的虚拟土地分别以超 6600 万美元、3100 万美元和 1180 美元位居前十。

虽然虚拟土地市场确实有不少这样脱颖而出的大单,且部分早期以土地交易为主的持有者确实获得了不错的收益,但曹寅认为虚拟土地并未被热炒,原因在于当前虚拟土地的交易量较少,其与 NFT 一样缺乏流动性,并非挂牌就可卖出。同时,不少虚拟平台也采取了一定措施遏制了炒地现象,如 Cryptovoxels 会在发现土地被过度炒作后,通过增发土地的方式降低地价。

在曹寅看来,虚拟土地价格的飙升并反而会让更多人重视其价值,并开始认真进行相关开发和运营,甚至他们为了盘活自己的资产,还是进行雇佣,邀请更多有能力的玩家加入。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虚拟土地频繁出售,土地流转率的降低将有利于进一步提升土地价格。「对于 Metaverse 而言,这样健康的现象可使其成为一个有意义、有社交、有流量的新世界。」

来源链接:www.panewslab.com

本文地址:https://www.xf112.com/post/1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OKE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