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全球视角谈挖矿全产业链

 OKEX   2021-09-07 09:39   268 人阅读  0 条评论
飞亚资本管理合伙人/智科商学院联合院长凌子昂、MineBest全球市场副总裁Peter、JGroup Aoi 业务发展总监James Parker三位在圆桌中结合自身所在细分领域,有深度、有新意的陈述,让人深刻思考。

12月21日,由猎云财经携手比特大陆、鱼池、挖易等行业巨擘举办的“‘重塑未来’2019国际数字矿业高峰论坛”活动在深圳隆重举行。其中,飞亚资本管理合伙人/智科商学院联合院长凌子昂、MineBest全球市场副总裁Peter、JGroup Aoi 业务发展总监James Parker 参加了对话环节。三位嘉宾针对圆桌主题《全球视角谈挖矿产业链》展开了充分的探讨。嘉宾结合自身所在细分领域,有深度、有新意的陈述,让人深刻思考。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编辑整理):

凌子昂:首先非常感谢大家能够来到猎云峰会的现场,我是本次圆桌论坛的主持人凌子昂。先简单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飞亚资本的管理合伙人,也是智科商学院的联合院长,现在我的重心偏向于布道、教育培训,以及和政府方面做落地产业、“区块链+”产业案例库的研究。

很荣幸今天受好友陈锦松先生的邀约来到现场主持。之前我在斯坦福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比特币的定价论文,用矿业数据预测比特币的价格,所以我对矿业还是有比较深的了解。第一个问题,首先请各位介绍一下各自,以及各自所在的公司。

Peter:大家好,刚才我已经给大家介绍过我们的公司了,待会儿会详细讲解。

James:我是Aoi商务拓展的主管,除了矿业布局,教育培训和内容产出方面都有深入的工作。

凌子昂:第二个问题,2019年公司有哪些大事件或者有哪些里程碑的事件,2020年公司有哪些新的计划?

Peter:在过去的2019年,我们公司成为了全世界最顶尖的矿场部署者。公司原本在波兰,去年主要在哈萨克斯坦建立了矿业基础设施,矿场去年获得较高的收益。接下来我们也准备在中国设立大数据中心,可能也会将一些矿场设备布局在中国,希望在获取更多算力,布局更多矿机,也希望在全球领域中,各方面的资源方与合作者都能积极与我们沟通,并进行合作。

James:我们公司更出身于传统背景,2019年,在日本也有很多合作伙伴的关系,并且也建立了相应的矿场,接下来希望在中国进行更多的合作和拓展,同时希望能将一些矿场内容和中国矿场、矿机的生产商和伙伴有更深度的合作。中国会是我们下一阶段的重点,今年我们的目标是要成为日本最大的矿业公司,我们现在重点关注成都,其挖矿业非常繁荣,所以接下来我们会进军成都,进行更好的部署。

凌子昂:第三个问题,你们觉得对海外矿场主来说,最关心的事情是什么?

James:政府关系以及如何落地矿机设备,这是我们最关注的重点,即合规化。美国今年在政策上是收紧的,美国华盛顿现在矿业的收税和政策有很大的改变。中国是最大的矿机生产商,在中美贸易战上,如何将矿机更好地在美国进行落地,如何提高流动性,这是美国矿场主们很关心的问题。我在泰国有很深的经验,泰国的矿业也在茁壮成长,其实是整个东南亚的缩影,目前泰国基建正在蓬勃发展,如何入局?这也是海外各地矿场主和资本方需要关注的问题。

Peter:首先,我们关心的肯定是在税率和成本上,如何将成本经济化。其次,我们寻求更好地购买一些便宜的算力,我觉得这方面跟James也会有更多的交流。

在矿业全球化的竞争中,我们认为中国有极强的优势。一是中国矿场基建速度非常快,“中国工人有力量”。二是无论广告费还是合规成本上,外国是显著高于中国的,所以海外的矿场主一定非常关心中国与海外的竞争优势。我们矿场最近主要建设在哈萨克斯坦,因为人力成本相对较低、建设速度快,包括政府的管控程度上相对也比较松。但我还是认为,在中国肯定有更强的优势,所以我们也会积极关注中国的市场。

凌子昂:第四个问题,从全球角度上看,你们认为未来数字矿业的最强引擎还是在中国吗?

Peter:当然,中国未来的霸主地位在矿业方面还是会持续,但我认为市场占有率不会下降。我一直在关注比特币矿业指标,我认为中国的占有率未来会从70%下降到50%左右。首先,政策具有不稳定性,中国的币圈及其他产业在蓬勃发展,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挖矿占有度及资金配置。第二,现在有大量的人在寻求海外矿场投资机会,这可能会削弱中国本土矿业的实力,我希望在海外的一些地方(如哈萨克斯坦)矿场增产率能持续提高。

中国当然还是会保持领先地位,因为大部分的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等)都在国内,所以物流费用和成本是不可省略的,本土建设矿场是节省成本的方式之一。但是像德国及其他的发达国家,现在逐渐将数字货币的储藏及投资合规化,一定程度上会增长数字挖矿产业在国外的繁荣,这些合规化将带来更多的资本,尤其是德国银行,在数字货币储藏上,接下来会推出一些合规的东西。

James:我基本认同Peter的观点,首先在中国的人力成本低,包括我们的矿机在中国生产,运输成本可以节省掉,美国的建设速度很慢,成本相对也比较高。我认为在中国保持70%左右的占有率还是有希望的,可能会有一部分降低,但主要还是以中国为主。

像海外,有大量机构投资者正在入场,以一种合规及被政府允许的准备投资数字货币及相关产业,例如德国现在就是这样。现在日本的软银正在建设自己的数字资产矿场,以及建设相关的矿业基础设施,并且在进行重点投资了,这是2017年、2018年不曾发生的事情。2019年,软银这些的巨头已经入局了,2020年还会远吗?

凌子昂:谢谢两位嘉宾。

本文地址:https://www.xf112.com/post/124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OKE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